即时比分体球-体育即时比分

新闻动态Company News
企示录|广宇发展:造血不足输血成瘾 流动性风险急剧攀升
发布时间: 2020-07-15 来源:未知 点击次数:

近日,广宇发展(000537.SZ)的财务资助有了新进展,公司控股股东鲁能集团拟向广宇发展提供20亿元的财务资助,期限1年,利率为5.5%。

实际上,自2017年起广宇发展就已多次接受鲁能集团的资助,并以年度为单位向控股股东“伸手要钱”,设置了年度财务资助及关联交易的预计额度。

今年以来,广宇发展共披露了6次财务资助公告,对象涉及广宇发展及旗下部分公司。若所有资助顺利到位,预计本金发生额约86.1亿元,剩余额度约128.1亿元。

鲁能集团频繁输血,与广宇发展的业绩乏力不无关系。2017年,鲁能集团部分资产的注入,为广宇发展的业绩打了一针鸡血。然而,后者作为前者旗下的上市平台,此后逐渐沦为鸡肋——不仅销售备案金额节节下滑,营收亦未有明显突破,2019年在手现金还不足2017年的一半,存在一定的流动性风险。

更为重要的是,鲁能集团的控股股东国家电网在今年3月表态下决心退出传统制造业和房地产业务,在业务调整不确定性增加的情况下,鲁能集团的输血还能维持多久?

鲁能输血 频次与力度逐年上升

2017年以前,鲁能集团对广宇发展的资助次数并不多:2015年向重庆鲁能输血两次,2016年分别向重庆鲁能、重庆英大、青岛鲁能广宇及东莞鲁能广宇各资助一次,上述公司均为广宇发展的二三级子公司。

2017年,随着年度财务资助及关联交易预计额度的设置与重大资产重组的完成,鲁能集团与广宇发展之间的资金拆借逐渐频繁起来。

根据同年5月公司《关于预计2017 年度新增关联交易的议案》显示,2017年度控股股东鲁能集团拟向公司及下属公司有偿新增总额度不超过99亿元的财务资助,期限不超过36个月,利率不超过5.5%。预计关联交易总额(本金 利息)不超过115.3亿元。

是年,鲁能集团向广宇发展提供资金资助11次,涉及关联交易金额约54.4亿元,其中向广宇发展部分子公司提供资助9次,向广宇发展提供资助2次。公司关联方鲁能商贸也向其子公司提供了资助,涉及关联交易金额约0.44亿元。同时,广宇集团内部产生了约21.6亿元的资金补助。

然而,此后的两年时间里,鲁能集团的输血频率与额度不减反增。

据中国网地产统计,2018-2019年,鲁能集团对广宇发展的财务资助额度分别约为202.9亿元及126.1亿元,并在两年内各新增资助额度1次,提供资助额度总计4次。其中,期限在12个月-36个月不等,利率均不高于5.5%,预计关联交易金额分别约223.4亿元及146.9亿元。

而两年间广宇发展实际上因获得财务资助产生的关联交易金额分别约为117.2亿元与122.0亿元,获得财务资助次数分别为16次与21次,力度与频次均有所加强。

不难看出,尽管广宇发展在2018年获得了较高的资助额度,但从关联交易额占比来看,使用率却没有那么高,成为了鲁能集团下调2019年资助额度的原因之一。下调之后,广宇发展获取资助产生的本金发生额与关联交易额占预计额度的比例均超过了80%,可谓较大程度上利用了资助预算。

今年广宇发展获取的资助额度创下新高,本金额度不超过217.2亿元,关联交易额不超过241.4亿元,期限不超过24个月,利率不超过5.5%。

年初至今,广宇发展共披露了6次财务资助公告,南京鲁能广宇、南京鲁能硅谷、重庆鲁能等老面孔再次出现。其中,最近的两笔资助金额较大,分别为6月底对广宇发展旗下8家公司提供的总计20.6亿元资助计划,以及7月初向广宇发展提供的20亿元资助计划。

若最新公告的资金资助完成,2020年广宇发展财务资助的本金发生额已达89.1亿元,剩余额度约128.1亿元,额度使用率已达41%。

总体而言,鲁能集团给予广宇发展的财务资助多为1年期限,单笔金额视接受方不同,下至千万元上至数十亿元,新闻动态且利率都较低,充分利用了国资背景的融资优势与拆借优势。

经营不善 现金流步步吃紧

广宇发展频频接受输血,不免令人怀疑其自有资金难以支撑发展,运营独立性不足,但也不能排除资金拆借利率低的因素,因为低成本融资着实诱人。

在重组之前的三年间,广宇发展的期末在手现金均未超过10亿元,现金流规模亦较小。为加速通过8年来第3次重大资产重组,广宇发展在2017年7月取消了募集87.3亿元配套资金的计划,虽然重组方案很快得到了批准,但也为其后续发展带来了不小的压力。

实际情况确实如此。即便完成了重组,广宇发展近年来的现金流情况也不甚理想,除2017-2019年公司投资性现金流均为负以外,其内生与外融必有一项存在不足。而内生与外融又会相互影响,最终形成恶性循环。

2017-2018年,广宇发展的经营性现金流分别为106.7亿元及59.6亿元,而筹资性现金流则分别为-101.4亿元及-93.4亿元,内生能力有所下滑,外部融资能力亦有所不足。特别是在2018年,广宇发展的现金净增加额约为-40亿元,占期初现金约60%的比例。同时,该年又有两家公司注入到广宇发展之中,花费代价约35.6亿元。

支撑起广宇发展经营现金流的,是2017年实现的重大资产重组。2016年,广宇发展旗下仅有重庆鲁能与重庆英大两家公司对销售额有所贡献,合计销售备案金额约68.2亿元。凭借重大资产重组,广宇发展在2017年的销售备案金额大增至271.1亿元,规模显著上升。需要注意的是,尽管公司在当年年报中表示同口径销售额同比略降3.7%,但显然经过了追溯调整。

销售规模的大幅增长令广宇发展在2017年实现销售商品、提供劳务收到的现金约281.5亿元,而2016年仅为61.3亿元(调整前)。

然而,此后两年广宇发展的销售逐渐疲软,销售备案金额分别约为222.1亿元及104.5亿元,下滑速度令人咋舌。因此,公司通过销售商品、提供劳务收到的现金一项亦有所下滑,分别约为254.2亿元及141.3亿元,很大程度上导致了其经营性现金流的收窄,直至变为2019年的-17.9亿元。

获注7家公司,广宇发展的销售规模却有所下滑,一定程度上显示出公司操盘与运营能力的不足,而其盈利业绩也并未有较大增长。幸运的是,2019年因销售额大幅下滑而产生了较低的销售费用,让广宇发展在营收同比下滑的情况下,归母净利润有所上升。

更为重要的是,广宇发展存在一定的流动性风险,2018年与2019年的期末现金分别约为27.6亿元及30.2亿元,均低于47亿元及104.1亿元的一年内到期负债。同时,2020年上半年,受疫情影响,广宇发展子公司的日子也并不好过,多家子公司在提出资助时处于亏损状态。

因此,来自鲁能集团的财务资助就很有必要了。

不过,随着今年国家电网表态剥离非主业之后,作为其“三产多经”企业的鲁能集团,必然将在未来面临调整。

据中央纪委国家监委网站3月22日公布的《中共国家电网有限公司党组关于十九届中央第三轮巡视整改进展情况的通报》,国家电网坚守电网主责主业,下决心退出传统制造业和房地产业务,坚决按期完成深化集体企业改革任务。其中,针对退出房地产业务,《通报》中称,国家电网积极与国资委汇报沟通主要思路,按照国资委意见进一步完善退出和转型方案,加快推动整改工作。

这意味着,“主辅分离”这一早在2002年电改开始就确立的电力工业改革目标,再次从停滞中苏醒。据媒体报道,今年6月底国网山东电力就与济南市人民政府举行了鲁能体育股权划转框架协议签约仪式。

在鲁能集团业务未来面临调整的情况下,与广宇发展的输血关系或将有所改变,而广宇发展又将何去何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