即时比分体球-体育即时比分

售后服务Company News
为什么深圳医疗企业集体外迁?
发布时间: 2020-06-26 来源:未知 点击次数:

原标题:为什么深圳医疗企业集体外迁?

本文作者:南七道、廖静娜 编辑:赵小南

依托于雄厚的电子产业基础,深圳产出了我国第一台磁共振成像系统、第一台彩超和第一台全自动生化分析仪,是我国医疗器械产业领军城市。然而,近年来深圳医疗器械行业面临着发展速度放缓、产值占全国比重不断下滑、企业成批迁出等问题。

早在2017年,九三学社深圳市委会提交了名为《关于深圳医疗器械产业转型升级》的提案,指出“深圳本地医疗器械企业外迁增多,骨干企业增速趋缓。”

3年过去了,深圳医疗器械企业还在集体流失吗?深圳医疗产业面临哪些问题和瓶颈?

曾一枝独秀的深圳医械产业

两年前,牛会甫创立了深圳恩多克医疗有限公司,专注于糖尿病领域检测和治疗器械的研发生产服务,并将公司落地于坪山区中诚生命科学园。据他介绍,目前公司产品仍处于研发阶段,对深圳及周边的产业配套设施依赖比较大。

牛会甫称,“公司产品需要一些高精密的模具、注塑件、电子元器件等100多种材料,在深圳或周边基本能得到保障和供应,其中电子元器件可以做到一站式采购,能缩短研发周期。”

深圳完善的产业配套设施能提升产品研发效率,也是其他医械企业重仓这座城市的重要原因。

深圳一家主营二类医械产品的企业负责人小石(化名)提到,在产品研发过程中时常改方案,如开发设备、线路板设计等,每一个修改都需要有相关的配套作出快速反应。企业落地在深圳,修改方案的过程最快三五天,最慢也就一两周。“这个周期还不算长,有的地方可能你都找不到(配套设施),落户外地周期会延长。”

经过多年的产业积累,相比其他省市地区,深圳医疗器械行业形成了企业聚集优势,产值规模更是一骑绝尘。

目前,深圳几乎覆盖了临床医学所有的领域,包括大型医疗器械、体外诊断、医疗机器人等,并形成了南山医疗器械产业园、深圳市生物医药创新产业园区、光明现代生物产业园等多个区域集群。

据众成医械数据,到2019年底,广东省医疗器械企业多达3068家,产值为1254.83亿元。其中,深圳市就有900多家医疗器械企业,占据了广东省近三分之一。

展开全文

尽管深圳医疗器械产业的领先地位看似“屹立不倒”,但近年来,行业发展速度放缓,产值全国占比不断下滑。

早在2006年,深圳医疗器械产值占全国比重近20%。到了2018年,深圳医疗器械产值全国占比仅为8%。

在这背后,是医疗器械企业开始大批逃离深圳。例如,华因康、普门等一批自主创新型中小企业开始落户异地,迈瑞医疗、华大基因、联影医疗等本土骨干企业,也纷纷到外地建立生产基地。

在九三学社深圳市委会发布了《关于深圳医疗器械产业转型升级提案》两个月后,深圳市发展和改革委员会、市场监管委、经贸信息委、科技创新委等多个部门举办了座谈会。座谈会上分析,由于深圳市土地成本、生产及生活成本等逐年升高,相关产业园区配套不完善,政府支持力度不足,导致大量优秀企业外流。

本地优势衰减,外地扶持力度加大

具体而言,导致医疗企业迁出深圳的原因有成本过高、政策扶持不够和产品审批周期过长三个因素。

首先是成本,深圳一路高涨的土地、生产及生活成本让企业主们望而却步。

据牛会甫介绍,当前恩多克医疗在坪山区占地达1540平方米,每平方米租金30元,每月场地租金为46200元。此外,公司研发人员月薪大概在1.2至3.0万元间,每月用人成本大概为25万元。

小石也表示,公司座落在宝安区,离深圳市中心很远,在租金上相对实惠。可东莞松山湖、佛山等地的企业运营成本会更低,“那边的工厂租金价格比我们还低一半左右。”

深圳的优势曾经是完整的配套设施和产业链。随着全国经济和交通发展,许多地区医械配套设施逐渐完善,深圳产业链优势日渐式微。广东省内城市如东莞松山湖、佛山,省外如江浙、湖南,都在加速做相关的产业布局,吸引了不少深圳本土企业搬迁过去。

“从周期来讲,若当地政府招商引资做得好,能引进大企业或者学术带头人,三五年时间(产业集群)就能初见规模。”澳银资本投资总监罗振声指出。

这个观点也得到了从业者的验证。牛会甫表示,“(落户外地)交通比起深圳可能会有一点点的时间的延误,但是不会构成严重的影响。”因此,未来将企业或生产基地搬迁到外地被他纳入考虑范围。

其次是政策扶持力度,外地政府频频伸出的橄榄枝也进一步加速了企业的外流。

牛会甫表示,平时参加行业交流会时都会收到不少其他地区政府的一个“落户邀请”,包括东莞松山湖、上海张江、浙江嘉兴、宁波和福建台州等,给出的扶持力度非常大,“在深圳外许多地区,工厂是三年免租的,有的地区政府为了招商引资会帮我们建设好10万级GMP厂房和万级标准实验室,这对于企业来讲会节省一笔很大的投资。”

罗振声同时指出,一个地区在打造医械产业集群时,应该先搭起产业链和服务体系,当地企业才会成长,并吸引外地企业迁入,这需要政府出钱出力出政策。

与此同时,许多地区也在发力医疗生物医药和器械行业人才的引进。牛会甫称:“许多地区都会对人才有一个评定标准,并将人才分为不同的层级,医药生物行业补贴基本是每人60万起步。”他表示,除了资金补贴,许多地区还会给引进的人才分“安居房”。

在这其中,重点发展支持医药生物产业的宁波、苏州市,更是花重金引进团队和人才,相比之下,深圳的政策力度显得较为保守,人才引进补贴的门槛也更高。“没有海外知名院校的留学背景或是国内顶尖院校毕业可能就达不到深圳高层次人才当中,在深圳就得不到人才补助。”牛会甫表示。

然而,上述原因仍不足以构成企业大量外流,让深圳本地医疗器械企业高呼“近两年发展艰难”的是产品注册证审批拖延,这导致产品无法上市。

“深圳医疗器械企业在18年和19年产品注册难度明显加大。”小石解释,“我们19年申报的数个产品注册周期超过1年时间,这也加重了企业的运营成本。”

小石语气略带激动:“注册证积压在这儿,我的产品无法销售,面临销售人员和客户丢失双重压力。”

2017年3月1日起,广东省医疗器械企业在申请产品注册证开始收费,注册费为81800元。2018年全国各省市开始了降费后,广东省注册费为57000元。目前多个省市如北京直接免除了注册费。深圳坪山区政府有相应的产品注册证扶持政策,企业在拿到一个产品注册证后可以申请50万的补贴,但每个企业一年至多补贴十个证。可对于企业来说,他们的问题是拿不到证。

罗振声提到,澳银资本所投资的深圳市新产业生物医学工程股份有限公司,主营产品为全自动化学发光免疫分析仪器及配套试剂。“他们一年动不动需要申请几百个注册证,这对企业来说是一笔不小的开支。”

注册证审批延后带来的直接后果就是产品无法上市销售,罗振声称,“最严重的后果是企业直接被拖‘死’。”因此,面对注册证评审拖延,有许多深圳当地企业尝试着搬到外地来申请注册证。

同时,另据小石了解:“深圳圈子自去年有超过30家企业搬迁或以设置子公司的形式到湖南进行发展,有初创企业,也有好几年的企业。”

医械产业≠传统制造业

尽管当前深圳本土医疗企业外迁增多,但深圳企业集聚程度和产值都排在全国前列,这是深圳市制造业优化带来的结果。

深圳市原副市长唐杰曾在接受媒体采访时表示,“深圳要留住的是能‘上楼’的部分,尤其是研发。未来,留在深圳的应该是高端制造。”通俗的说,也就是低端产业转移,高端和核心的部分留在深圳。

蓝鲸家族资本创始人江伟认为,迁出深圳大多是劳动密集型企业,对他们来说深圳在土地和人力成本上没有优势,留在这里也没有多大的盈利空间。

在澳银资本合伙人欧光耀看来,目前深圳制造业处于结构调整中,应该将有限的空间留给真正高附加值的企业。

然而,医疗器械产业并非传统意义上的制造业,医疗器械行业对技术和资本的要求更高。

江伟认为,技术跟产业化是两回事,技术实现难度低的医械产品,未必能短时间内实现规模化生产。他举例,新冠疫情期间呼吸机需求量激增,呼吸机制造技术难度低,但很难在短期内成立起一家呼吸机制造企业,“需要完整的供应链体系、认证体系和市场营销等等,这都是很复杂的过程。”

从医疗器械通用产品分类来看,一类、二类、三类产品在监管上逐渐严格,分别要到市级、省级和国家级去申请产品注册证。但从技术上来说,并非一二类产品的研发难度和规模化生产门槛就比三类产品低。

欧光耀也表示,当前深圳坪山区和大鹏新区正在打造一个医药产业链,所以仍会承接部分制造属性的企业。

单就医疗器械产业来说,一个城市若想打造完整的产业集群,只有专注于高端研发的大型企业和中小创新型企业还不够,制造型企业也必不可少。

在生物学中,有一种机制叫做“生态位互补假说”。它指的是,在同一群落中,物种间存在着生态位的差异,且物种数多的群落中生物所占据的“功能空间”范围更广。物种更丰富的群落系统能更有效地利用各种资源,生产力也更高;物种生态位差异愈大,物种丰富度对系统功能作用愈强。

然而,若该群落系统只有单一树种,生物多样性下降导致林区生态环境恶化,森林功能与生产力就得不到发挥,甚至会造成地力严重衰竭。

同理,一个城市作为人文“群落”,由于路径依赖的存在,若经济发展只由单一的产业推动,将会逐渐缺乏创新能力,带来的后果更是无法想象。

一个城市里,是否应该只有高端制造业?